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23

文笔拙劣ooc 

终于挤出一小丁点后续

可能有BG配对出没

英文我隨便寫的 可能有錯

———————————————————


「所以说,好好的暑假不放跑来我家窝着干什么?」爆豪一手打开空调然后坐在床上吃起冰棍,盯着坐在地上的不速之客。



「因为我听说这两天有庙会,说是来你这里住然后顺便约绿谷的话比较没那么有压力吧?」



这小子,明明做什么事都不经过大脑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



「约好了?」



「不.....我还没问他。」



「蛤?!那你他妈还在我家磨蹭个鬼?」



引子正在准备午餐,说到出久喜欢的食物,毫无疑问是猪排饭,可是前几天才吃过,夏天常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对身体也有负担。



说到夏天,就是流水面线吧。



「出久,能不能帮妈妈找找流水面线的机器,长得像圆形鱼缸的那个,应该在储物间里面的。」



「嗯,我知道了。」



引子等了五分钟都没动静,就跑去看看出久找的怎么样,东西没翻着却是杂乱不少,果然还是自己来吧。



正当引子拿起箱子时,他发现有个东西被压在底下,拿起来一看是出久高中的浴衣,记得他高中的几个好朋友,硬是以要体验传统文化的理由拖着绿谷去买,出久原本以为乱花钱回来会被唸一顿,结果引子只是很兴奋的赶着他去试穿。



真的是长大了呢,出久。



关起储物间的门,引子拿着机器去清洗,出久则是一起去厨房帮忙,虽说是帮忙其实只是站在旁边陪聊天而已。



风铃摇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引子和出久两个人吃着凉爽的面线,吃到一半引子就进去房间拿了一个盒子出来。



「出久,生日快乐。」引子把它递给出久。



「不知不觉出久也已经二十岁了呢,其实我...很自责小时候对你说出那么过分的话,所以看到出久有了新的梦想,妈妈我真的很开心,我只想告诉你妈妈永远都是你的后盾,如果有什么事情难过伤心的话,即使全世界都无法理解,妈妈我也会站在出久这边的。」



「虽然我知道出久很喜欢欧尔麦特,但是二十岁生日送欧尔麦特的话怎么说都....你快打开看看。」



盒子里面是一支手表,表带是黑褐色皮革,圆滑的镜面像一片湖水,浅浅映着自己的脸。



「背面我还刻了字的。」引子示意他翻过来。



《Courage.》



然后他发现在盒盖的内侧写着一段话。



All things might be despiteful,but would be all right.



「其实这个是欧尔麦特代言的手表啦,但妈妈是因为觉得这支表很适合出久才送你的喔。」



自己在这二十年间,即使有着不得不妥协的时刻,也一直为理想而努力。注视着盒子里的这段话,出久红了眼眶,也许凡事总不尽人意,但都会变好的。



愿所有人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真不愧是欧尔麦特呢。



「谢谢,妈妈。」出久揉揉眼睛,起身抱住引子。



「说起来,今天不是有庙会吗?出久要不要去逛逛,刚好找机器的时候翻到你高中买的浴衣了。」



出久想起来,以前饭田君跟轰君听到有庙会,一个秉持着不管参加什么活动就应该穿着与之相衬的服装,一个则是对这种庶民活动十分感兴趣,眼睛里头闪着光。自己就被两个人拉去一起买了,结果实际到现场才发现没什么人穿,木屐搁的脚疼,让他们三个没办法走的很快,加上轰君耀眼的脸更是让他们被一群女孩子包围,逛都没办法逛。



「不用啦,穿那个很不方便的。」想起过去的惨痛经验,出久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吃过午餐后绿谷坐在沙发上,自从放暑假之后就没跟切岛见到面了,该说是有点寂寞吗?虽然每天都会定时联络,可对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无疑是种折磨。说起来,他好像没跟切岛提过他生日是几号这件事,但是自己开口也很怪的吧,更何况临时说,人家有事也不一定,自己还是别这么任性。



另一方面,切岛窝在地上的模样快烧断爆豪的理智了。



「我问你,你他妈连约他出来都不敢,你们是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吗?都交往了还这么扭捏,什么男子汉他妈全是狗屁,我看你的头发干脆全剪光,反正你跟你的狗屎头一样都是虚张声势吧?」



爆豪一把拿起手机,播了绿谷家的电话,然后丢给切岛。



「等等啊!为什么要打家电啊!如果是爸妈接的话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有他手机。」



无奈电话已经接通了,对面传来的是一位成年女性的声音。



「喂?这里是绿谷家。」



「那个....不好意思!是绿谷的妈妈吗?我想找绿谷,请问他在吗?」



「在的!你等一下喔。」



「出久,你的电话。」



绿谷很疑惑,自从上高中以后就没什么人会打家里电话找他了,猜测着会不会是国中要办同学会还是什么奇怪的推销电话,绿谷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是他现在最想听到的声音。



「绿谷!突然用家电打给你吓到了吧,其实我今天住在爆豪家,你晚上有空吗听说附近有个庙会,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咦?!你现在在咔酱家吗?晚上有空啊。」



「那五点的时候我去你家外面等你吧!绿谷你要穿浴衣去吗?」



「不吧,那个好不方便的。」



「是吗,虽然有点想看,那就先这样啦晚点见!」



电话一挂绿谷就转头看着引子。



「妈妈,我那件浴衣还能穿吗?」




挖到一張沒發過的

嘿嘿嘿

*我對不起切切把他偶像名字打錯了

是紅賴雄斗喔(切腹

[切出]切切生日快樂 一篇跟生日無關的渣文

切切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昨天临时随便撸的渣文(⁎⁍̴̛ᴗ⁍̴̛⁎)

超OOC的完全没思考

—————————————————————

水灵灵的墨绿色大眼盯着他不放,唇瓣传递柔软的触感。



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子啊!



今天因为爆豪不知道从哪裡生出来的五万元,大伙决定晚上一起吃烤肉。第一天总是要整理行李,于是决定由之前不顾众人反对的爆豪营救小队负责去採购,原来五个人想一起去邻近的超市买,但烤肉架跟铁网那些器具需要去专卖店才找得到,儘管轰提议烤架那些可以交给八百万的个性,八百万仍以为了流通经济的理由拒绝,只好兵分两路。



切岛和绿谷两个人虽说家境普通对超市并不陌生,可跟家人以外的人逛还是第一次,光是谁负责推购物车这个问题就纠结了好阵子,两个人都觉得不要麻烦对方,最后是切岛以绿谷的手需要休息这个理由达成协议获得了购物车的主导权。



既然是烤肉那主角肯定是肉,两人推着购物车朝肉品区前进,眼前琳琅满目的肉类让他们一脸茫然,梅花肉、五花肉、胸腹肉、肋排⋯⋯上面只要有写烤肉用都索性全拿了一轮,除了绿谷偷拿的一盒明显是炸猪排专用的厚切猪里肌。



为了营养均衡也需要买一些蔬菜才行,他们接着来到蔬果区,绿谷拿了最保险的洋葱和一些生菜,切岛则是拿了色彩鲜豔的甜椒,突然间闻到一股浓郁的味道,看过去只见颗颗榴槤躺在那裡,于是他们头也不回的走去别区了。



A班大多是男孩子,食慾旺盛的他们除肉之外也需要摄取淀粉,切岛和绿谷随便拿了一袋米放进购物车,不怎麽需要挑选让他们鬆了一口气,接下来两个人从米区往酱料区移动,经过卖鸡蛋的地方,绿谷默默的伸手拿了一盒鸡蛋放进购物车,切岛看见了但没说话,从车裡的材料看来他大概知道绿谷想做什麽,于是在买烤肉酱的时候顺便把旁边的寿喜烧酱丢购物车裡头了。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回去的路上,切岛偷偷的把比较大袋的东西拿在外侧,想和绿谷贴的近一点。两人一边聊着今天相泽老师可怕的脸一边笑,绿谷平常圆滚滚的双眼笑得眯成一条线,让切岛霎时出了神,绿谷看着他问他怎麽了,突然间旁边有个人跑过去撞到切岛,一个重心不稳就朝绿谷那倒,四公分的身高差让切岛稍微低头就这麽刚好的往绿谷的嘴唇亲了下去。



隔一秒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喊抢劫。



刚刚撞到切岛的其实是个偷包贼,顾不得尴尬两人随便把东西一丢就去抓犯人了,好歹也是受过历练的雄英学生,这点小事件不成问题,但回来的时候切岛看见绿谷神色慌张的把丢在地上的袋子打开。



「还好鸡蛋都没坏。」



走回去的路上没有人提起刚刚的意外,儘管已经表明心意,却是连小手都没牵过的正当交往,如今初吻就这麽给没了,真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



不过要是没有被推一把,估计毕业前都亲不到绿谷吧。



就在走到门口时绿谷突然大叫一声,切岛吓一大跳问他怎麽回事。



「忘记买麵包粉了!」



输给猪排饭了啊。



绿谷的思绪一直都不在线上,毕竟这次购物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了,说到底逛超市这种事情不是跟新婚夫妇一样吗?怎麽能不叫人心动呢?买东西的时候也只是循着本能拿起食物放到推车裡面,切岛问他意见的时候也是慌张的笑笑带过,本来想着能这样在一起就很幸福,也没想过要马上再近一步,怎知道如此猝不及防,直接从打者席盗上二垒,这可是犯规的啊!



一开门A班的同学们看见食物个个眼睛发着光,把他们手上的东西接过来,然后赶他们两个去整理房间。绿谷跟切岛走去坐电梯,等待的时候是切岛先打破了沉默。



「刚才真的很抱歉,吓到你了吧?」



「咦?!啊没事的切岛君也是被推到才会不小心...不过我们都已经交往了嘛,所以不用放在心上。」绿谷的耳根子简直红透了。



犯规的到底是谁呢?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两个人走进去按了各自的楼层。



「绿..绿谷,我可以亲你吗?」



绿谷看着切岛,他双颊微微泛红,眼睛也不敢直视他,想必是鼓足勇气才说出口的吧。



「嗯....」绿谷仰起了头,然后闭上眼睛。



双手握住绿谷的肩膀,切岛也紧闭双眼,甚至屏住呼吸,双唇浅浅的印在上面,那感觉很好,像是太阳晒过的棉被,让人捨不得挣脱。



但电梯叮的一声开门的时候切岛却害羞的跑掉,留下房间在四楼的绿谷摀着自己嘴巴然后蹲在电梯裡面。



「接吻,是这麽令人害羞的事情吗?!」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22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终于给我凹到在一起了

———————————————————

暗恋就像是世界的尽头有一片看不见的屏障,你摸着他不知道对面是怎麽样的风景,他也许是整片樱花树、整片枯林或什麽都没有,你可以选择静静的待在原来的世界,或是鼓起勇气打碎那面分界。


切岛注意到屏障裂开了一个小点,从中心开始裂缝朝着四周开始扩散,如同花瓣掉落湖中激起涟漪,碎裂的玻璃哗一声像大雨滂沱,他看见了对面的世界有个绿髮的少年闭着双眼,而他们分享着同一片天空。


距离原来计画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可是切岛还是跑了起来。


现在就想告诉他。


平常就习惯慢跑的切岛此时却跑的脸红气喘的,止不住的心跳让他忘记调节速度,不知道绿谷现在是什麽样的心情呢?


切岛站在绿谷宿舍的楼下,用手捂成一圈对着嘴巴,朝上面大喊。


「绿谷———」


在房间的绿谷看着室友面有难色,而在他们的催促之下慢慢的把头探出窗外,绿髮少年眨了眨眼睛。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擅自以为你是女孩子,真的很抱歉,因为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也很喜欢跟你待在一块,绿谷你一直都是那麽勇敢,所以我也必须回应你才行!」


「我喜欢你!」


站在对面的少年缓缓睁开双眼。


「咦?!咦?!?!等等等一下我现在下去你先别说了。」绿谷慌张的挥着双手,脑袋一片空白的他三步两步的蹦下楼梯,到门口看见切岛站在那裡,绿谷想起他们去听演奏的那天,不同的是对面的人朝着他走来。


「抱歉,其实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告诉你的。这麽粗糙的告白果然很逊吧!」


绿谷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我没想到原来是这样,糟糕太开心了。」刚刚才决定要庆祝自己失恋的绿谷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想抹掉却越流越多,切岛递给他那条浅蓝色毛巾。


「绿谷出久,你愿意接受我的告白吗?」


「嗯!」


峰田、饭田和轰三个人头叠在门口偷窥。


「喂现在怎麽办啊,他们在一起了那计画呢?」


「都在一起了就不需要了吧?」


「可是女生们不是在佈置场地吗?要不要跟他们说一下比较好?」


「而且爆豪那傢伙如果知道白忙一场会不会把我拖去埋了,跟我没关係啊!」


三人决定还是先联络女孩子们。


丽日在接到通知以后告诉其他人,大家一边抱怨白忙了但还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详情,只有芦户一脸心怀不轨的看像叶隐。


「那个啊,既然我们都佈置好了,不如就让叶隐告白如何?反正尾白那根大木头肯定没意识到你喜欢他的吧!」


「咦?!不行的吧!这麽突然我完全没做好准备啊!」


「不要紧的,透酱跟平常一样就可以了,放轻鬆。」


「嗯!我会加油的!」


此时的切岛跟绿谷陷入无声的沉默,一个是什麽都没想的就告白,一个是没想到会被告白,最后绿谷说他要上去了,转头就往裡面跑。


「绿谷!明天见!」切岛对绿谷露出笑脸,但这份温柔只属于他。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21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憋了好久啊

*「混」的简体真的是溷?!怕是转换器框我

———————————————————

丽日的笑声、轰的眼神加上其他人毫无逻辑的发言,让爆豪这颗炸弹正式爆炸了。


「喂大饼脸你笑什麽?!还有你这个半分溷蛋不懂吃就给我闭嘴!其他人提那什麽意见,老子在旁边听都他妈听不下去你们还有脑子吗?!讨论到戒指要选什麽牌子还蜜月要去哪?八字都没一撇就想登天!你们确定不是走后门上的大学?」


「听好了,你们几个女的去给我探勘哪裡是适合告白的地方跟场地佈置,我、上鸣、濑吕负责搞定切岛,然后把他带过去,废久寝室的负责到时候一切掩护。」


爆豪拉开门就走了,留下那盘没动过的咖喱,还有一张千元纸钞。


「真意外呢?还以为爆豪同学会叫我们不要多管閒事。」初次见到爆豪的八百万拉拉丽日的衣袖说。


「是啊,但是我挺喜欢这种地方的呢!虽然平常摆着一张大家都欠他钱的脸,其实明明就是个温柔的人。」


「丽日感觉很了解爆豪呢?明明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濑吕夹起一隻炸虾放到嘴裡。


「咦?啊?咦?!没有啊之前也不算见啦,之前我其实就想拜託爆豪君帮忙小久君跟切岛君的事情,只是被他唸了一顿。」


「不过爆豪君其实长得不错啊?可惜我比较喜欢柔和的男孩子,最好是长相普通点的。」叶隐捧着自己的脸说。


「哎呀你是说尾白君吗?之前就想问了,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怎麽样了啊?」




当事人之一的切岛则是看着手机发呆。


自从下雨天绿谷跟切岛一起躲雨开始,切岛就蛮常主动的找绿谷聊天,可是总觉得绿谷的回答都不太自然,像是心裡有什麽事情噎着不说一样。切岛拿起那条浅蓝色毛巾把自己的脸埋进去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爆豪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然后迅速的接受了这尴尬的情况。切岛被吓得赶紧把毛巾收起来,爆豪则是悠悠的放下背包然后坐在自己的书桌前。


「喂,干什麽叹气?」


「啊...没什麽,我在想我是不是被讨厌了。」


感受出来人家态度变了吗,看来也不是跟大神木嘛。


「是吗,话说你想过告白的吗?」


「咦?爆豪你谈恋爱了吗?」


「才不是!我是说你,既然喜欢废久的话就赶紧告白得了。」


话都讲得这麽直白了即使是切岛应该也听得懂,但切岛的回应却不如爆豪想的那麽乾脆。


「可是,如果被拒绝了怎麽办?」


「继续追或果断放弃啊,你看起来不像是这样拖拉的性格。」


「是没错啦...但不知道开怎麽开口啊。」


「我帮你安排,你只要负责出场就好了。」


切岛怀疑爆豪今天吃错药,明明平常看起来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怎麽突然这麽积极,但还是顺势答应下来。


爆豪的效率果然很高,过没两天就跟切岛说都准备好了,让他后天下班之后到学校钟塔那边去。


而直到一切都安排好,主角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紧张。


切岛在上班的空档打开手机,画面显示之前被绿谷已读的晚安。他犹豫是不是应该先问绿谷有没有喜欢的人,儘管已经决定要告白了,但如果有的话,自己至少提前知道会被拒绝。


都还没开口就这样想也太消极了吧,切岛收起手机继续上班。


绿谷寝室三个知情者正偷偷摸摸的用讯息讨论着他们今天的任务,爆豪给他们下达的指令很简洁,只要把绿谷随便用理由带过去,说是去取景当素材就可以了。


《你们两个不觉得我们的任务很没有难度吗?》


《会吗?我觉得还好,没有其他我们能做的事情了吧?》


《不觉得买个双重保险,然后让剧情更有可看性才不枉费我们大传系的专业吗?》


《确实啊,峰田君你想怎麽做?》


《给绿谷一点刺激。》


「呐绿谷,我上次去借书的时候听店长说切岛好像有喜欢的人还是女朋友欸,你知道些什麽吗?」


饭田跟轰来不及阻止只能静观其变。


「咦?啊...我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你就真的没机会囉。」


儘管已经稍微接受现实,但是绿谷现在才发现,假如切岛真的跟别人交往,自己连说出心意的权利都将被剥夺。


不想要这样。


绿谷打了一长串讯息发了出去。


《切岛君,有件事情一定要告诉你才行,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明明你有喜欢的人了,我这人真的很自私,就是所谓的利己主义吧!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希望你还是能把我当成好朋友,真的很抱歉。》


「大家,今天晚上取材完我们去喝个痛快好吗?」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20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不知道为什麽想到pop team epic就画面感十足

哈哈哈哈哈哈

———————————————————

在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绿谷做了一个梦。


「我是神,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什麽都会告诉你!」头上有着疑似葡萄的上帝对着绿谷说,背后的手握着手机打开维基百科。


绿谷想了想自己似乎没什麽好奇的,如果说他最想知道的,那应该就是跟切岛有关的事情。


「希望你可以告诉我切岛君喜欢的是谁!」


上帝只是脸皱成一团,然后看着他摔烂自己的手机。




这个梦就醒了。




绿谷心想大概是最近某动画太洗脑他才会梦到这些有的没的,不过他真的很在意切岛喜欢的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难得的黄金週连假,峰田实并没有像他的室友们一样回家,而是走进了租书店,然后挑着一如往常重口的写真集,拿去柜台时,店长看到他的租书纪录之后向他搭话。


「是切岛君的朋友峰田君吧?」


峰田想起之前绿谷常常在宿舍裡面嚷嚷的名字,也没特别说破就承认了。


「那个啊,峰田君。切岛君最近是不是有恋人了啊?总觉得他看起来好像满面春风,幸福的很,不过问他他也只是一直傻笑,我在猜会不会是很久以前来等过他下班的那个人,头髮绿色捲捲的。」


峰田好像掌握到什麽重要情报,而获得消息之后一踏出店门口,他立刻打电话叫蛙吹把其他女生也找出来,说是连假结束有重大的消息要告诉他们。


于是造就了一群女孩子围绕着峰田的奇景。


「峰田,你要和我们说什麽啊?」芦户不明所以的问。


「你们几个不是对绿谷的八卦很感兴趣吗?」


几个人听到眼睛都亮了起来。


「峰田君你快说啊!」叶隐因为峰田吊胃口而显得很着急。


「我知道的喔,切岛那傢伙对绿谷也有意思。」峰田边说还边眯着眼得意的笑,就好像自己是受众人景仰的大佛。


「真的假的!那他们怎麽还没在一起?!」


「嚮香酱,上鸣君没跟你透露过吗?」


「应该说我都没有问他啦,觉得这样把绿谷出卖掉不太好。」


六个女生好像突然知道了峰田的企图,拿切岛和绿谷的隐私来交换一个小时坐拥后宫,不过这样也好,知道两个木头对彼此的心意,女孩子们想插手助攻也有根据。


「现在的情况他们都喜欢彼此,那是不是直接快刀斩乱麻,让他们俩互相告白算了?」


「代号名case.79正式开工啦!」


女孩子们热烈的讨论着,倒是完全忽略眼前这尊大佛,峰田见计画出现偏差,满脸充满怨念的说着现充什麽的都去死吧,声音小到被女孩子的聊天声盖掉化作一丝轻烟,大家都没察觉。


「我觉得这事情光凭我们可能做不来,是不是请切岛跟绿谷的朋友们一起帮忙比较好呢?」


「八百百!就是这个,大家都一起这样才不会简单被当事人看穿啊!耳郎,切岛的朋友那边可以麻烦你吗?」


「交给我吧!」


「绿谷那边交给丽日跟梅雨酱可以吗?」


「咦?!啊!知道了!」


「我们找一天讨论一下计画吧!峰田你也要来啊!」芦户对着峰田说。


「是的!小的明白!」



一群人不完全认识就坐在一起还是有些尴尬的,尤其当裡面有个人摆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爆豪很明显就是被硬拖过来,他不太喜欢这种场面,要不是上鸣死缠烂打他现在根本不可能坐在这裡。


丽日坐在爆豪的旁边,一脸要开口不开口的样子让他很是心烦,手不停往自己的咖喱裡面加辣。


「爆豪君,你知道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切岛君跟小久君的事情吗?」


「蛤?我知道啊。」


「爆豪君不是很讨厌这样吗,所以今天你愿意来我很讶异。」


「还不是那边那个跟女朋友晒恩爱的白痴拖着我来的,不然你觉得我有可能坐在这裡安静吃饭?」


爆豪当然不可能说出他是担心这几个傻逼捅出大篓子,耽误好兄弟一生幸福。他就这样听大家讨论,额头上的青筋不时闪烁。


姑且不论旁边的大饼脸,有个人也跟爆豪一样全程不发一语的吃东西,是绿谷的同学轰焦冻。轰只是静静的吸食荞麦麵,爆豪心想这地方终于有个正常人了。


他们对上视线之后,轰把荞麦麵吸入嘴巴。


「你也想吃荞麦麵吗?我觉得你的咖喱看起来不太好吃。」


旁边的丽日想忍住偷笑,可惜还是徒劳无功。

任性的我要向大家安利切出

佔tag致歉 一直都觉得切出圈实在是太冷了

轰出有个性婚姻 心出有瞳仁 胜出更不用说

可是切出也是有戏的啊而且是在原作裡面呜呜呜

写的不太好然后有漫画剧透请斟酌观看

还有cp滤镜


—————————————————


01

在朦胧的意识中,我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国中的时候淤泥怪事件非常有名,爆豪那傢伙也变成个名人,可是没有人去在乎,在职英束手无策之时,那位中学生的朋友已俨然冲了出去。



其实我早就知道绿谷了。



那时候的我嚮往着成为一个男子汉,但在路上遇见同校的女孩子遭遇危险,却很不争气的吓得两腿动弹不得,被恐惧吞噬了思考。事后我只是感觉到厌恶,我讨厌这样无力的自己,即使锻鍊了身体那又如何?我的心智太过脆弱,这样的我,还有资格成为英雄吗?



02

看着绿谷跟爆豪的室内训练对战,我心想绿谷那麽厉害,难怪那时候会不顾一切的挺身而出。但是之后才知道他的个性如同双面刃,力量虽大身体却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每次战斗过后几乎都是满身疮痍。我看着刚刚在训练中受伤包扎完的绿谷走进教室,主动的向他打了招呼,他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



「我叫切岛鋭儿郎,大家正在开刚刚训练的检讨会喔!」



时间过的很快,但显然我们之间并没有什麽特别的交流,我能做的也只有在上课的时候偷偷隔着濑吕偷看他一下,或是去找爆豪聊天的时候站在他附近,仅此而已。



03

那一天,十三号老师带大家到USJ演练,结果遇上敌联合入侵,虽然欧尔麦特中途赶到,战况却是很不乐观。我着急的跑出去希望能多少帮一点忙吧,结果只是徒劳无功,轰和爆豪跟我一样都是刚入学的高中生,已经快可以匹敌职英了,可是我呢?不是说好不要再后悔了吗?



绿谷刚刚使用个性的双腿动弹不得。而在骚乱终于平息的时刻,我跑向他,却被一面土牆所阻挡。水泥司老师说交给他们就好,那就用不着我担心了吧。



04

一年一度的雄英体育祭要到了,我难掩兴奋的手抵着桌子欢呼,是那个在电视上播放的雄英体育祭啊!是那个我一直梦想着登上的舞台啊!



然而体育祭当天轰那傢伙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都要轮到我们班出场了,却公然找绿谷吵架,即便我站起来试图缓和气氛,也只是被泼得满脸冷水。他向绿谷宣战,绿谷说他的能力确实不如轰,甚至整个A班的同学可能都没有他强大,而绿谷说出这样的话,让我以为他失落了,于是我安慰他。



「绿谷你也别说这种丧气话嘛。」



「但是,每个人都是冲着顶点而去,所以我也会全力以赴。」



那个瞬间,绿谷的眼神很坚定,清澈透明不带一丝溷浊与犹豫。



05

体育祭结束后老师要大家取英雄名,儘管一开始的气氛很微妙,但是英雄名我可是早就想好了。



「刚健英雄,烈怒赖雄斗。」



虽然很老土,但是我所嚮往的英雄形象就是红,为了背负这个名字我也做好了觉悟,不知道绿谷会不会觉得我很帅气呢?




06

合宿的时候大家一起泡澡,绿谷不小心离我很近,他天生的自然捲因为刚洗头而变得些微扁塌,水珠不时从髮梢滴落,我偷偷的看着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滚烫,后来峰田的举动让班上一些男生有些动摇,我看见绿谷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颊也红红的,大概除了谈到英雄的话题,一般是不会出现这种表情的吧。



07

我知道自己很无理取闹,可是一旦想起过去软弱的自己就很害怕,畏惧着重蹈复辙。知道绿谷是最不甘心的那个人,也知道绿谷是个无法放弃拯救的人,于是我提议一起去救爆豪。


即使在危急的时刻也沉着冷静,绿谷果然是个很厉害的人啊。




08

肥胶胖胖抱着我,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一开始我自以为是的使用了unbreakable让肥胶胖胖陷入困境,差点就要在这场战斗中放弃自己,最后是怎麽冲出去的我甚至不太记得了。



但——我是否变得像男子汉了些呢?



——————————————————

作者后记,其实我主要想表达原作裡面切切对久真的是特别温柔 

而这个温柔我觉得是源自于他早就知道久这个人

久拥有以前的他所羡慕的那项特质

然后两个小天使在一起谈恋爱想想就要可爱死了啊啊啊啊

昨天还发现上鸣说他们两个每次都搞事笑的停不下来

(⁎⁍̴̛ᴗ⁍̴̛⁎)

久久在切切上台讲英雄名的时候真的说过切切帅的!

久久在切切上台讲英雄名的时候真的说过切切帅的!

久久在切切上台讲英雄名的时候真的说过切切帅的!

太重要了所以我必须补充


我 好壞哈哈哈哈
看完夜戰好幸福
你們快結婚吧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9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刚好电视要播夜战了
好期待
———————————————————
今天是连假的第二天,昨天在客厅哭了很久,绿谷的眼睛肿的不能见人,可一直待在家裡只怕是会闷出病来,他决定出去走,哪裡都好。

绿谷走到家裡附近的公园,小时候他常常在这裡玩。他总是挥舞着手中欧尔麦特的公仔,放肆的笑着要成为像他一样最厉害的英雄,而知道自己是无个性之后,整个世界像是只剩下嘲讽,可他小小的身躯怎麽去抵挡满满的黑暗呢?大家要他面对现实,不要做个不自量力的傻瓜,所以他决定以后长大要参与节目的製作,向大家安利他最喜欢的英雄,让每个人怀抱梦想的孩子能够兴奋的指着电视大喊着——看,那就是我的憧憬啊!

可是自己没办法触及的未来,那是多麽残酷啊?

绿谷坐在盪鞦韆上,他想起以前曾经在这裡目睹爆豪被一个奇怪的大人拖着走。当时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冲上前去阻止,明明他应该已经认清了现实才对,可在绿谷出久的心中,固执倔强像是扎了根,小小的火苗仍然存在,就像他不想放弃喜欢切岛一样。

如果不能让你喜欢我,那我还是可以在旁边注视着你的吧。

绿谷就这样看着前方,以前常常玩的沙坑不见了,换成几隻摇摇马,突然有种自己真的长大的感叹。

就在他继续沉浸在时间带来的改变时,他看见一颗浅金色的脑袋从公园的门口晃过去,爆豪的眼睛对上了绿谷,绿谷有些不知所措,国中毕业之后他们就没有什麽交集了,两个人上了不同的高中,走向不同的将来。他急忙把眼睛撇开,怕爆豪被他盯着看觉得恼火,想当作什麽都没看到。

爆豪胜己现在很恼火。

他走到绿谷的前面,但是长大之后的爆豪脾气收敛的多,他看着把他撇开的绿谷,喊了声废久。

「你刚刚是无视老子吗?!」没有伸手去扯领子已经是爆豪最大的容忍。

绿谷的眼睛看进去那片充斥的愤怒的红色双眼,他想自己现在很危险,肯定又害爆豪发火了。爆豪看着他哭得红肿的双眼,愣住了几秒,只是拿出刚刚去便利商店买的罐装运动饮料递给绿谷,然后坐在旁边的鞦韆上。

「废物就只知道哭吗?」爆豪打开自己手上的那罐饮料。

「咔酱,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常在这裡玩吗?」

「蛤?你说什麽屁话,以为我失智吗?」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绿谷实在不太懂得跟爆豪说话,总觉得自己说什麽都能踩中他的地雷,极力想避开却在跨出步伐要着地的那一刻又被磁铁吸回去一样。

「你现在是不是又觉得老子在生气?」

「因为咔酱很讨厌我吧,跟讨厌的人说话会生气很正常的。」

不如说你坐在这裡跟我说话才比较不正常,这句话绿谷倒是识相的憋在心裡没说出来。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你总是自以为是的觉得别人需要帮助,现在怎麽了?连别人的想法你也要自以为是的擅自作主?我是看你不顺眼没错,因为我那时候觉得你就是个无个性的废物,你凭什麽觉得像我这样的强者需要你的帮助?」

「但那是以前,废久。我是看你不顺眼没错,甚至觉得你还是跟过去一样欠揍。」

爆豪胜己深吸一口气。

「可是我不讨厌你。」

绿谷把头转过去看着爆豪,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说他不讨厌自己,明明从小一起长大,跟对方却是生疏的可以,如果要形容他们之间的关係,大概就是不熟的同班同学。

绿谷又有点想哭了,对所有人都说不出口的话,总觉得如果是爆豪的话,听完也只会骂他一顿然后告诉他这都什麽垃圾事有什麽大不了的,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哭完了就该擤擤鼻涕继续往前走。

「咔酱,我很喜欢一个人,可是我失恋了。」

「蛤?!失恋?!」

这货不是跟切岛走的很顺利吗?失恋是什麽瞎操作?但是基于职业道德,爆豪没打算要供出任何事情。

「然后呢?你打算怎麽做?」

「我打算就这样默默喜欢他,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就祝福吧。」

爆豪感觉自己火气又冲上来,即使知道没结果,绿谷这傢伙怎麽可能会就这样轻易放弃?他太瞭解绿谷出久了,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烦,如同橡皮糖甩也甩不掉。

「你就没想过向他表明心意?」

「咦?」

绿谷真的没想过,他喜欢切岛很久,在认识他之后更是喜欢,但也更不愿意失去。他想总比告了白来场轰轰烈烈的烟花然后什麽都不剩来得好,至少他们还是好朋友,他还能偶尔拥有切岛的笑容,对大家都很温柔的那种。

「我不想造成他的困扰。」虽然绿谷心裡很清楚,是他没勇气说出口,尤其在他知道切岛有喜欢的人以后。

「又来了,擅自觉得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你这书呆子给我听好,你喜欢他是你的自由,你想不想说也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去断定自己对别人带来的影响,别把自己想的那麽伟大。」

「垃圾给你丢,我要先走了,再不回去老太婆又要催。」爆豪只留下喝完的铝罐就回去了。

绿谷坐在鞦韆上思考着爆豪刚刚说的话,总觉得有些对又有些不对,说的话是很有道理,可这情况适用吗?总之找个人把这几天闷在心裡的话说出来,绿谷感觉轻鬆许多,他想过完这个连假再思考吧,现在实在太不像他了。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別人男生18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转的很硬 哈哈
之前那个高速直球其实是我的内心话不小心就让久久内心呐喊出来了
———————————————————
「妈妈,我回来了。」

换洗衣服家裡都有,所以绿谷只背着他的黄色背包回家,他一打开门绿谷引子就从厨房冲出来迎接他,连煮汤的勺子都还拿在手上。

「出久,你回来了啊!坐车会不会很累?你先上去换个衣服,妈妈等一下就煮好再叫你吃饭。」

打开了几个月没回来的房间,除了展示盒有点灰尘之外,其他倒是没什麽不同,但是视手办如命的绿谷岂能容忍欧尔麦特的光芒被蒙上阴影,他马上就开始着手擦拭灰尘,把展示盒擦的啵亮之后,他就整个人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自从那次他们一起去吃早餐之后,绿谷跟切岛变得比以前亲近了,有时候在学校遇到两个也会边走边聊,绿谷知道切岛比自己小三个月,知道他有时候会默默的吐槽,知道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花三分钟抓头髮。

还知道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有一天绿谷正要从系馆裡面走出来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于是他把背包翻到前面来打捞着雨伞,可是包包太大了怎麽翻就是只摸到水壶、铅笔盒、课本,索性把背包放到地板上然后蹲下来用双手翻,就在他终于翻到雨伞准备要把他拿出来的时候,前面有个人从大雨中飞奔过来,还喊着他的名字。

「绿谷!」

红髮的男孩站到绿谷面前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连平常抓的刺刺高高的头髮也因为雨水的平顺的贴着头顶,绿谷急忙的拿出了一条毛巾递给男孩,因为自己汗腺发达的关係,他基本上都会随身携带,正巧就派上用场了。

切岛接过毛巾先擦了擦脸,一股清甜的薄荷味缓缓的飘进鼻腔,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毛巾包住头髮,再用毛巾的尾端遮住自己的脸颊跟鼻子,这麽难得的机会虽然害羞但当然要趁机多吸几口。

「绿谷你是在这裡躲雨吗?」

「咦?不是啦,我刚刚想走正在找伞,然后就看见你跑过来了。」

「是吗?那如果你有事的话要先走吗?我自己在这裡躲雨就好了。」

「没关係啦!我等等没有其他事,切岛君没有伞的话不然等你擦完头髮我们一起撑伞过去吧!」

绿谷说完这句话之后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一起撑伞就像是恋人的这个认知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脸红的像个刚烤好的蕃薯。

「真的吗?谢谢你!绿谷真的人很好啊!」切岛露出他一贯的露齿笑,只是今天的头髮垂下来,跟平常的样子不太一样,总觉得年纪看上去变小了。

绿谷偷偷的观察切岛擦头髮的动作,然后不小心看到了他髮根带着浅浅的黑色。

「切岛君的红髮原来是染的吗?!」

「啊!我之前好像都没提过,我是上高中那时候才开始染的,因为那时候终于下定决心要努力,就去改变形象了。」

绿谷心想怪不得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红髮了呢。

「绿谷我擦好了,你伞给我我来撑吧!」

「啊?!好!」刚刚恍神的绿谷急忙把雨伞交到切岛的手上。

两个人因为大雨的关係靠的比平时近,站在对方身旁彷彿能感受到体温,彼此都意识到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时刻,小伞底下是个不被打扰的秘境,流动着暧昧的空气。

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切岛开口了。

「呐,绿谷。」

「你觉得如果有喜欢的人了该怎麽办啊?」

「咦?」

仅仅是一句话却如同伞外的暴雨般残酷的浇淋在绿谷的心上,其实他早该认清的,切岛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觉得他人很好所以想寻求他的意见,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偷偷的幻想切岛可能有那麽点喜欢他而已。

「嗯...我觉得切岛君是很好的人,那个人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是吗?」切岛把毛巾遮的更紧,他现在满脸通红,却也因为这样,他没看到身旁的人眼眶有些湿润。

「出久,来吃饭了喔!」

妈妈的声音唤回绿谷的意识,难得回来一次不好的事就先搁在一边吧。

绿谷引子准备了一大堆菜,他总是担心儿子一个人住在外面乱吃外食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坏,在餐桌上面两个人在吃饭,绿谷引子问了问儿子在学校有没有发生什麽事情,绿谷只是笑着说他很好。

「出久,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憋在心裡?」

「嗯?妈妈你想多了吧,你常常都太操心了。」

「是吗?出久等等能妈妈一起整理相簿吗?很久没跟你一起看了呢,不知不觉你都已经长这麽大了。」

「嗯!我知道了妈妈!」

吃完饭之后出久跟妈妈一起坐在客厅,引子从旁边的柜子裡面拿出三大本相簿,摆在绿谷的面前。

引子一页页的翻着,跟他的出久说着从小到大发生的过往,翻到了一张照片让绿谷停下了目光。那是他和一个黑髮男孩子的合照,男孩子露出一排鲨鱼牙齿,牵着他的手朝镜头笑。

绿谷的眼泪就这样不争气的往下掉。

引子很担心的扶着绿谷的肩膀问他怎麽了,他只是揉揉眼睛然后摇头。

「妈妈,之前有人对我说我很勇敢喔。」

「能认识他我真的很幸运。」

「果然人是不能太贪心的吧。」

引子只是静静的抱着他,然后摸摸他的头。
—————————————————
如果出久有味道那一定是clear男士洗髮精的味道,我每次都巴着我弟的头狂闻,香喷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