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9

文笔拙劣ooc
有BG配对出没
刚好电视要播夜战了
好期待
———————————————————
今天是连假的第二天,昨天在客厅哭了很久,绿谷的眼睛肿的不能见人,可一直待在家裡只怕是会闷出病来,他决定出去走,哪裡都好。

绿谷走到家裡附近的公园,小时候他常常在这裡玩。他总是挥舞着手中欧尔麦特的公仔,放肆的笑着要成为像他一样最厉害的英雄,而知道自己是无个性之后,整个世界像是只剩下嘲讽,可他小小的身躯怎麽去抵挡满满的黑暗呢?大家要他面对现实,不要做个不自量力的傻瓜,所以他决定以后长大要参与节目的製作,向大家安利他最喜欢的英雄,让每个人怀抱梦想的孩子能够兴奋的指着电视大喊着——看,那就是我的憧憬啊!

可是自己没办法触及的未来,那是多麽残酷啊?

绿谷坐在盪鞦韆上,他想起以前曾经在这裡目睹爆豪被一个奇怪的大人拖着走。当时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冲上前去阻止,明明他应该已经认清了现实才对,可在绿谷出久的心中,固执倔强像是扎了根,小小的火苗仍然存在,就像他不想放弃喜欢切岛一样。

如果不能让你喜欢我,那我还是可以在旁边注视着你的吧。

绿谷就这样看着前方,以前常常玩的沙坑不见了,换成几隻摇摇马,突然有种自己真的长大的感叹。

就在他继续沉浸在时间带来的改变时,他看见一颗浅金色的脑袋从公园的门口晃过去,爆豪的眼睛对上了绿谷,绿谷有些不知所措,国中毕业之后他们就没有什麽交集了,两个人上了不同的高中,走向不同的将来。他急忙把眼睛撇开,怕爆豪被他盯着看觉得恼火,想当作什麽都没看到。

爆豪胜己现在很恼火。

他走到绿谷的前面,但是长大之后的爆豪脾气收敛的多,他看着把他撇开的绿谷,喊了声废久。

「你刚刚是无视老子吗?!」没有伸手去扯领子已经是爆豪最大的容忍。

绿谷的眼睛看进去那片充斥的愤怒的红色双眼,他想自己现在很危险,肯定又害爆豪发火了。爆豪看着他哭得红肿的双眼,愣住了几秒,只是拿出刚刚去便利商店买的罐装运动饮料递给绿谷,然后坐在旁边的鞦韆上。

「废物就只知道哭吗?」爆豪打开自己手上的那罐饮料。

「咔酱,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常在这裡玩吗?」

「蛤?你说什麽屁话,以为我失智吗?」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绿谷实在不太懂得跟爆豪说话,总觉得自己说什麽都能踩中他的地雷,极力想避开却在跨出步伐要着地的那一刻又被磁铁吸回去一样。

「你现在是不是又觉得老子在生气?」

「因为咔酱很讨厌我吧,跟讨厌的人说话会生气很正常的。」

不如说你坐在这裡跟我说话才比较不正常,这句话绿谷倒是识相的憋在心裡没说出来。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你总是自以为是的觉得别人需要帮助,现在怎麽了?连别人的想法你也要自以为是的擅自作主?我是看你不顺眼没错,因为我那时候觉得你就是个无个性的废物,你凭什麽觉得像我这样的强者需要你的帮助?」

「但那是以前,废久。我是看你不顺眼没错,甚至觉得你还是跟过去一样欠揍。」

爆豪胜己深吸一口气。

「可是我不讨厌你。」

绿谷把头转过去看着爆豪,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说他不讨厌自己,明明从小一起长大,跟对方却是生疏的可以,如果要形容他们之间的关係,大概就是不熟的同班同学。

绿谷又有点想哭了,对所有人都说不出口的话,总觉得如果是爆豪的话,听完也只会骂他一顿然后告诉他这都什麽垃圾事有什麽大不了的,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哭完了就该擤擤鼻涕继续往前走。

「咔酱,我很喜欢一个人,可是我失恋了。」

「蛤?!失恋?!」

这货不是跟切岛走的很顺利吗?失恋是什麽瞎操作?但是基于职业道德,爆豪没打算要供出任何事情。

「然后呢?你打算怎麽做?」

「我打算就这样默默喜欢他,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就祝福吧。」

爆豪感觉自己火气又冲上来,即使知道没结果,绿谷这傢伙怎麽可能会就这样轻易放弃?他太瞭解绿谷出久了,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烦,如同橡皮糖甩也甩不掉。

「你就没想过向他表明心意?」

「咦?」

绿谷真的没想过,他喜欢切岛很久,在认识他之后更是喜欢,但也更不愿意失去。他想总比告了白来场轰轰烈烈的烟花然后什麽都不剩来得好,至少他们还是好朋友,他还能偶尔拥有切岛的笑容,对大家都很温柔的那种。

「我不想造成他的困扰。」虽然绿谷心裡很清楚,是他没勇气说出口,尤其在他知道切岛有喜欢的人以后。

「又来了,擅自觉得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你这书呆子给我听好,你喜欢他是你的自由,你想不想说也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不能去断定自己对别人带来的影响,别把自己想的那麽伟大。」

「垃圾给你丢,我要先走了,再不回去老太婆又要催。」爆豪只留下喝完的铝罐就回去了。

绿谷坐在鞦韆上思考着爆豪刚刚说的话,总觉得有些对又有些不对,说的话是很有道理,可这情况适用吗?总之找个人把这几天闷在心裡的话说出来,绿谷感觉轻鬆许多,他想过完这个连假再思考吧,现在实在太不像他了。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