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23

文笔拙劣ooc 

终于挤出一小丁点后续

可能有BG配对出没

英文我隨便寫的 可能有錯

———————————————————


「所以说,好好的暑假不放跑来我家窝着干什么?」爆豪一手打开空调然后坐在床上吃起冰棍,盯着坐在地上的不速之客。



「因为我听说这两天有庙会,说是来你这里住然后顺便约绿谷的话比较没那么有压力吧?」



这小子,明明做什么事都不经过大脑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



「约好了?」



「不.....我还没问他。」



「蛤?!那你他妈还在我家磨蹭个鬼?」



引子正在准备午餐,说到出久喜欢的食物,毫无疑问是猪排饭,可是前几天才吃过,夏天常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对身体也有负担。



说到夏天,就是流水面线吧。



「出久,能不能帮妈妈找找流水面线的机器,长得像圆形鱼缸的那个,应该在储物间里面的。」



「嗯,我知道了。」



引子等了五分钟都没动静,就跑去看看出久找的怎么样,东西没翻着却是杂乱不少,果然还是自己来吧。



正当引子拿起箱子时,他发现有个东西被压在底下,拿起来一看是出久高中的浴衣,记得他高中的几个好朋友,硬是以要体验传统文化的理由拖着绿谷去买,出久原本以为乱花钱回来会被唸一顿,结果引子只是很兴奋的赶着他去试穿。



真的是长大了呢,出久。



关起储物间的门,引子拿着机器去清洗,出久则是一起去厨房帮忙,虽说是帮忙其实只是站在旁边陪聊天而已。



风铃摇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引子和出久两个人吃着凉爽的面线,吃到一半引子就进去房间拿了一个盒子出来。



「出久,生日快乐。」引子把它递给出久。



「不知不觉出久也已经二十岁了呢,其实我...很自责小时候对你说出那么过分的话,所以看到出久有了新的梦想,妈妈我真的很开心,我只想告诉你妈妈永远都是你的后盾,如果有什么事情难过伤心的话,即使全世界都无法理解,妈妈我也会站在出久这边的。」



「虽然我知道出久很喜欢欧尔麦特,但是二十岁生日送欧尔麦特的话怎么说都....你快打开看看。」



盒子里面是一支手表,表带是黑褐色皮革,圆滑的镜面像一片湖水,浅浅映着自己的脸。



「背面我还刻了字的。」引子示意他翻过来。



《Courage.》



然后他发现在盒盖的内侧写着一段话。



All things might be despiteful,but would be all right.



「其实这个是欧尔麦特代言的手表啦,但妈妈是因为觉得这支表很适合出久才送你的喔。」



自己在这二十年间,即使有着不得不妥协的时刻,也一直为理想而努力。注视着盒子里的这段话,出久红了眼眶,也许凡事总不尽人意,但都会变好的。



愿所有人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真不愧是欧尔麦特呢。



「谢谢,妈妈。」出久揉揉眼睛,起身抱住引子。



「说起来,今天不是有庙会吗?出久要不要去逛逛,刚好找机器的时候翻到你高中买的浴衣了。」



出久想起来,以前饭田君跟轰君听到有庙会,一个秉持着不管参加什么活动就应该穿着与之相衬的服装,一个则是对这种庶民活动十分感兴趣,眼睛里头闪着光。自己就被两个人拉去一起买了,结果实际到现场才发现没什么人穿,木屐搁的脚疼,让他们三个没办法走的很快,加上轰君耀眼的脸更是让他们被一群女孩子包围,逛都没办法逛。



「不用啦,穿那个很不方便的。」想起过去的惨痛经验,出久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吃过午餐后绿谷坐在沙发上,自从放暑假之后就没跟切岛见到面了,该说是有点寂寞吗?虽然每天都会定时联络,可对于热恋中的情侣来说无疑是种折磨。说起来,他好像没跟切岛提过他生日是几号这件事,但是自己开口也很怪的吧,更何况临时说,人家有事也不一定,自己还是别这么任性。



另一方面,切岛窝在地上的模样快烧断爆豪的理智了。



「我问你,你他妈连约他出来都不敢,你们是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吗?都交往了还这么扭捏,什么男子汉他妈全是狗屁,我看你的头发干脆全剪光,反正你跟你的狗屎头一样都是虚张声势吧?」



爆豪一把拿起手机,播了绿谷家的电话,然后丢给切岛。



「等等啊!为什么要打家电啊!如果是爸妈接的话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有他手机。」



无奈电话已经接通了,对面传来的是一位成年女性的声音。



「喂?这里是绿谷家。」



「那个....不好意思!是绿谷的妈妈吗?我想找绿谷,请问他在吗?」



「在的!你等一下喔。」



「出久,你的电话。」



绿谷很疑惑,自从上高中以后就没什么人会打家里电话找他了,猜测着会不会是国中要办同学会还是什么奇怪的推销电话,绿谷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是他现在最想听到的声音。



「绿谷!突然用家电打给你吓到了吧,其实我今天住在爆豪家,你晚上有空吗听说附近有个庙会,要不要一起去逛逛!」



「咦?!你现在在咔酱家吗?晚上有空啊。」



「那五点的时候我去你家外面等你吧!绿谷你要穿浴衣去吗?」



「不吧,那个好不方便的。」



「是吗,虽然有点想看,那就先这样啦晚点见!」



电话一挂绿谷就转头看着引子。



「妈妈,我那件浴衣还能穿吗?」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