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0

文笔拙劣ooc
可能有BG配对出没
满满烂俗套路
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写的很烂
但麻烦大家给我评论吧我好想要啊
吹小天使也可以
给你们跪呜呜呜
开始怀疑自己了
——————————————————
窗外天已经亮了,但距离系上交作业的死线越来越近,绿谷他们宿舍彷彿可以从门外感受到阴霾。每个人都挂着黑眼圈跟眼袋,他们已经好几天都没什麽睡觉了。

绿谷搔了搔自己的头,原本像是一球花椰菜的头髮,此时看起来倒像是苔藓。

看着大家都像死鱼一样,饭田提议大家换个环境再继续,不然一直关在宿舍裡面,怕是身上都要长蘑菰了。

于是一行人把同组的丽日跟蛙吹找了出来,丽日戴上了口罩,现在根本没那个时间化妆了,但是口罩没办法遮住黑眼圈,看起来也是战况惨烈。蛙吹看起来倒是没什麽不同。

「蛙吹同学真厉害呢,竟然看起来跟平时毫无差别。」绿谷打开沉重的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

「...............。」

「蛙吹同学...?」

「...............。」

「蛙吹同学!怎麽办啊蛙吹同学他没反应了!」

虽然说是换个环境,也只是从发霉的房间移到学生餐厅而已。现在才早上七点多,学生餐厅没什麽人,在大空间裡面压迫感少了,大家继续讨论起报告。

但到了早上十点,果然还是撑不下去,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桌子资料散乱,大家睡成了一片。


刚刚结束早八的课,爆豪派阀们按照惯例要去吃早餐。

「爆豪,教我法律吧!我从高中就很弱了!考申论真的会完蛋的。」切岛在走廊上双手合十低下头拜託爆豪。

「蛤?为什麽我要教你才行啊自己给我想办法啊!」爆豪不理会切岛继续往前走。

「爆豪,你忍心看大家考试都挂科吗?现在离期中考剩一个礼拜,你就大发慈悲帮帮我们吧!」上鸣巴着爆豪的手臂不放。

「上鸣,你别强人所难了,搞不好爆豪根本还没开始看啊,再说了法律对他来说很难教吧。」濑吕瞄着爆豪然后对着上鸣用有点大的音量说。

「你们开什麽玩笑!老子当然早就看完了,看我不教死你们!」

三人互相交换了胜利的眼神。

四个人到学餐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切岛把刚刚上的法律课本拿出来,准备请教爆豪。而就在教到一半的时候,爆豪感觉切岛有点心不在焉,捲起手上的书就大力的朝头敲下去。

「分什麽心信不信我打穿你这狗屎头?你刚刚在看什麽?」

切岛右手摸着刚刚被打到的地方,左手指着有些距离的斜前方。那裡桌子一片狼藉像是战场,还有几具尸骸。

「看到废久分心个屁,你还想不想过?!」今天的爆豪额上的青筋也暴了。

上鸣跟濑吕刚刚其实也读到快睡着了,不过听到关键字马上清醒的跟什麽一样。

「喂,切岛你之前遇到的是哪个啊?」上鸣好奇的往那裡探头。

「绿色头髮然后睡到嘴巴张开的那个。」

绿谷侧趴在桌上,闭着眼睛呼呼大睡,表情很放鬆,像是一隻躺在草地上休息的小绵羊。

大传系的作业真的很多呢,真辛苦啊。

「感觉是可爱型的,切岛你在商店街那次之后还有跟他遇到吗?」濑吕也往那裡探头,然后顺便从切岛口中挖情报。

切岛一五一十的把他跟绿谷这几次见面的情况告诉了其他三个人。

「太套路了吧你以为你是在演偶像剧吗?这是什麽少女漫画的剧情啊?!」上鸣跟濑吕两个听完是笑到无法自拔。

「现在可以继续看书了没?」爆豪努力压抑自己的脾气,露出了硬扯的微笑。

「抱歉抱歉实在忍不住,我去买个咖啡你们要不要喝?噗!」上鸣边笑边统计完数量就去买咖啡了。

回来的时候托盘上放着五杯咖啡。然后上鸣拿着其中一杯叫切岛拿过去那桌。

「你拿一杯去放然后在纸上写加油喔。」

「为什麽?」

「还有为什麽,你想想人家那麽辛苦估计通宵好几天了,肯定很需要咖啡的啊!」

切岛想想也是,之前听绿谷说他们系上一个月前就要开始忙了,肯定每天都睡不好,送个咖啡给人家也算是帮到他吧,拿着咖啡就走了过去。

上鸣跟濑吕则是继续憋笑。

切岛把咖啡放在绿谷的桌子上,看着他睡着的脸。趴在桌上的脸颊肉被压到,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他的睫毛很长,脸上的雀斑增添了一点特别。

想起来自己身上没有便条纸,于是切岛拿起绿谷桌上的铅笔在他眼前的纸上面写上加油喔就回去位子了。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