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3

文笔拙劣ooc
*切出这篇没出场 胜茶出没
——————————————————
要命的期中週终于结束了,上鸣大概是这几天作息太不正常,一考完就感冒发烧,现在正在宿舍裡躺着,切岛去帮上鸣代班,其他人则是不想被传染感冒,各自出去外面閒晃了。

爆豪现在正在Coco一番屋等他的五辛咖喱。就在他点完餐之后,对面的空位有个短髮的女孩子坐下了。

爆豪看了他一眼,他穿着粉红色的T恤,浏海很短露出眉毛和额头,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总觉得有些熟悉。

「请问是爆豪君吗,我叫作丽日御茶子,是小久君的朋友。」

「蛤?你这大饼脸找我要干嘛?」

丽日向绿谷打听完之后,才知道他有个幼驯染就是切岛的朋友,于是他刚刚一路尾随爆豪,希望能请爆豪帮忙撮合绿谷跟切岛。虽然知道绿谷跟爆豪关係不好但是没想到他嘴巴这麽不饶人。

「呃...大饼脸...。我知道爆豪君你是小久君的幼驯染,又是切岛君的室友,所以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如果你这麽閒的话要不要去当保姆?我觉得你管得太多了。」

这时候咖喱上桌了。

「麻烦给我一份跟他一样的。」丽日看见服务生也叫了一份。

爆豪则是面不改色的吃他的咖喱。

「我是小久君的朋友,所以不管怎麽样都想帮他,拜託了爆豪君。」丽日双手合十低下头拜託爆豪。

爆豪心想这人还跟废久还真像,永远都是自以爲别人需要帮助,不过原本打算下逐客令的他只是看着丽日刚上桌的咖喱偷笑了一下。

「有什麽事吃完饭再说。」

「咦?!爆豪君你愿意帮忙了吗?」

爆豪什麽话都没说。

丽日挖了一口咖喱放入嘴中,一阵爆裂的感受从舌尖蔓延到舌根,充满整个口腔,呛辣的感受冲上鼻腔,连带刺激到泪腺,眼泪噗通的掉下来。

「辣死了!咳....咳....你这个人是魔鬼吧?」

「如果吃完之后你还能说话那我也不是不能听你的要求。」

「咳....咳....快帮我叫救护车......我......。」丽日话都还没说完就碰的一声倒在桌上。

「喂,大饼脸?该不会真的昏过去了吧?」爆豪伸出手去推推丽日的头,对方只是毫无反应的趴在桌上。

揉了揉自己的头髮,爆豪向服务生点了一份圣代,然后叫丽日起来。丽日看见眼前的圣代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珍贵的水源一样,拿起汤匙就是暴风吸入。

「爆豪君你其实很温柔的吧?可为什麽跟小久君关係那么差呢?」

「关你屁事。」

「我听说过你们小时候的事情了,其实小久君也没有恶意啊,如果他没有来救你搞不好你真的就被抓走了也说不定。」

「我没有讨厌他。」

「咦?是这样的吗?可是小久君他说...?」

「我以前的确的看他很不顺眼,不过我也不是小孩了,他没有恶意我还是知道的,倒是他一看见我就跑。」

「那一定是你的脸太臭了。」

「蛤?你这大饼脸我不赶你你反而给我得寸进尺?小心我宰了你!」爆豪气的眼角都吊起来了。

「要我说根本也轮不到我们两个多管閒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丽日听得出来爆豪的意思,虽然知道但还是有点失落,即使决定要帮绿谷应援,但是心裡不免有那么点私心,如果他们两个对彼此没感觉的话,自己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呢?

爆豪看着丽日,只是叫他快吃他的圣代。

在宿舍窝了一个早上的上鸣,额头有些烫,喉咙乾痒、口乾舌燥的,起来发现房间裡一个人也没有,想找东西喝来顺一下喉咙,可是浑身无力实在出不了门。

他的眼睛瞄到切岛桌子上的一罐饮料。

上鸣把饮料拿起来看,上面写着柑橘柠檬,感觉可以治感冒,头昏脑胀的就把饮料一口乾了。

然后躺回去他的床上安详睡去。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