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4

文笔拙劣ooc
满满烂俗套路
———————————————————
「喂,上鸣你还活着吗?我买了退烧药跟营养品来了,你要不要先起来吃?」切岛提着刚刚下班经过药局买的一整袋药品,放在自己的书桌上,然后戴起口罩开始清理环境。

拿着垃圾要丢进桶子裡的时候,切岛看到了一个橘色的罐子。

「那个啊....上鸣,我桌上的饮料你喝了吗?」切岛捡起了那个罐子。

「啊...抱歉,因为我中午起来喉咙感觉要烧起来就喝了....。」

「这样啊...那你感冒好点了吗?」

上鸣虽然很迟钝,可现在的气氛有些违和感他还是感觉的出来的,切岛有点奇怪,可哪裡奇怪又说不上来。

「嗯...已经好很多了。」上鸣只能装作没有事发生。

「是吗?那你继续休息吧。」

过两天上鸣感冒好了之后,趁切岛不在的时候问了爆豪跟濑吕对于切岛的异常有没有什么头绪。

「切岛感觉不是会在意小事的人呢?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生气了?」濑吕摸着下巴分析。

「我什么都没做啊?那天他还买了感冒药给我,那时候还很正常的。后来他问我是不是喝了他的饮料,然后就变得有点奇怪。」

「你刚刚说你喝了什么?」爆豪看着上鸣。

「一罐橘子口味的果汁。」

爆豪忍住了爆破上鸣的冲动,然后告诉上鸣那罐饮料是谁送的,上鸣跟濑吕听完只觉得傻眼。他们一直都只是以调侃切岛为乐,可没想过切岛真喜欢上人家了,儘管他本人好像毫无自觉。

「喂,爆豪,那现在该怎么办啊?」上鸣擒住爆豪的手问道。

「你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自己解决。」

隔天上鸣从耳郎那裡搞到两张乐团演出的门票,把他交给了切岛。跟他说原本是他要跟耳郎去看的,可耳郎临时有事情不能去,所以送给切岛让他找人去看。切岛马上转头问了他的两个室友,不过都被拒绝了,只好把票先收在包包裡,然后自己去上通识课。

房间裡的三个人则是有点担心,毕竟以切岛那直男心理,如果完全没意识到他们的意图就这样把票放到过期,或是就自己去看,那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绿谷刚刚结束自己的选修课,平常他下一节课都要马上赶去很远的大楼,不过今天那堂课因为教授要开检讨会停课了,绿谷一个人慢悠悠的整理着刚刚的笔记,然后才开始收拾书包。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他看见切岛进了教室。

「咦?绿谷你上节课教室是这间吗?」

「啊....嗯....。好久不见了呢切岛君,之前谢谢你的咖啡。」

距离他们上次当面说话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天气变得暖和,没有围巾可以遮掩自己的脸颊。绿谷说服自己是春天来得太快,自己的穿着跟不上季节的转移,才觉得有些燥热。

「对了绿谷,我这裡有两张票,你要不要拿去找别人一起看?我室友塞给我的。」

绿谷手接过票看了看,他对乐团其实不太瞭解,不过也不好意思拒绝切岛的好意,便把其中一张还给他。

「谢谢你切岛君,不过我一张就可以了,因为身边没有人对这个感兴趣的。」

「是吗?那不然一起去看吧?其实我也是被其他室友拒绝了。」

绿谷感觉自己的脑袋当机了,刚刚切岛的一句话变成四散的零件掉落,无法拼凑。看着眼前的人,他的眼睛转成了漩涡,像是要把意识捲入大海,整个人如同一台报废的机器,一动也不动。

「如果绿谷你不想跟我去的话也没关係啦。」切岛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

「啊!没有这种事情,只是觉得有点突然而已!」绿谷用尽他的全力挥舞着他的双手表达自己并没有排斥和切岛一起去看表演的意思。

「那下礼拜六晚上我们一起过去吧!」

「嗯我知道了。」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