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5

文笔拙劣ooc
要搭配歌曲Unexpectedly-Jason Chen食用
我好像有点难产
——————————————————
两个人走进了一间酒吧,这裡今天被一个小乐团包下来当作表演的场地,灯光有些昏暗,绿谷跟切岛找了个位置坐下。

「绿谷你要喝什么吗?」

「啊..我都可以,切岛君你去点吧。」

切岛走到酒保的前面,问酒保有没有喝起来不太烈的调酒,于是酒保调了两杯小杯的酒,上面点缀着樱桃。

「这两杯一杯叫做kiss in the dark,另一杯叫做angel’s kiss,是一对的酒。」酒保把这两杯酒交给切岛,没有多做其他的解释就继续去服务其他的客人了。

切岛则是煳裡煳涂就把那两杯酒拿回位子上。

绿谷选了一杯喝下去,从喉咙缓缓飘入鼻腔的可可味,溷合着牛奶的香气,喝起来甜甜的。

「甜甜的,很好喝。」

「是吗?」

切岛则是拿起了另外一杯,看起来是橘色的调酒,喝下去樱桃酒溷合着紫罗兰跟白柑的香气,配上莱姆跟凤梨果汁的酸,嚐起来反而有点清新,切岛脑中浮现了那罐被上鸣喝掉的饮料。

这时乐团开始了演奏。

不过曲风倒是跟绿谷想像的差很多,不全然是摇滚,节奏很轻快旋律也很动听,偷看着旁边的人,绿谷感觉自己像是电影裡的主角,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瞬间。他闭上眼睛享受音乐进入脑海,然后开始回想起和切岛遇见的种种。

切岛其实也在偷看绿谷,作为邀约人他很害怕绿谷觉得无聊,不过绿谷看起来很陶醉的样子。切岛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在商店街遇见的那时候,绿谷把自己包的紧紧的,切岛没想过这偶遇就这样延续到现在,他们甚至还一起来听乐团演奏,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就像是上天的安排。

在表演结束之后,两个人准备坐公车回去。

「今天很开心呢,谢谢你切岛君!」绿谷给了切岛一个满足的笑容。

绿谷坐在切岛的旁边,时间是流动的如此缓慢,睡意渐渐笼罩他的意识,就这样睡着了,头则是往切岛的肩膀上靠。

切岛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重量,往旁边转头脸颊被绿谷的头髮扫过,散发出淡淡的洗髮精香味,他盯着绿谷的脸,眉头很放鬆,睫毛长长翘翘的,今天的嘴巴倒是没有张的大大的,只是自然的闭合。

切岛盯着绿谷的嘴唇,他的嘴唇看起来很柔软,淡淡的粉红色像是软糖,甚至散发出一股甜甜的气息。


想亲他。


切岛在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之后,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跳了一下,用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上,整个脸红通通的,然后马上把头瞥向窗外,心不在焉的发呆。

这时候公车进站了,因为煞车的关係绿谷跟着惯性往前倾,然后背部往后撞了一下,打开眼睛发现自己刚刚睡着了,突然想到睡梦中不知道有没有做出什么丑态,绿谷的双颊染上了一层绯红,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小红鞋。

最后是切岛提醒绿谷该下车了。

两个人不发一语的朝宿舍走,公车站距离宿舍并不远,但两个人走得很慢,就像是捨不得结束今天一样,可惜绿谷的宿舍已经到了。

「切岛君,今天真的很谢谢你!掰掰!」绿谷向切岛挥手然后转身准备进去。

「绿谷!」切岛还没想好自己要说些什么,可是身体却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喊住了绿谷。

「下次还能再和你一起去哪裡吗?」

「嗯!」

那个时候,在切岛眼裡绿谷笑得像个天使。

脑中则播送今天晚上听到的歌曲。

The one I'm searching for was right here all along.
我一直在寻找的一个人
Now I see, I see you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当你站在我面前我明白了
The one I'm searching for was right here all along.
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How did we, we fall in love so unexpectedly.
我们怎么那么意外的就坠入了爱河
——————————————————
我其实不知道那个酒是什么味道所以都是瞎掰的 不过angel’s kiss据说是邀吻的酒 然后如果一对的酒出现那就是情侣酒的意思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