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魚

深坑我英 本命切切跟出久
CP通吃但主食幼馴染(⁎⁍̴̛ᴗ⁍̴̛⁎)
大概什麼CP的糧都可能出現
尤其咔左咔右都有喔要注意
最近是切出真香

[切出]男生就該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男生16

文笔拙劣ooc
已经很久没动笔了
都是对话感觉很杂乱

《裡面的是传的讯息》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耶
———————————————————
回到宿舍的切岛一开门看见三个人正在打游戏,就凑过去一起看,心裡却是神游物外。

「切岛你今天干嘛去了,三缺一我们都只能轮流玩,你下一场要不要加入?」上鸣一边吃着洋芋片一边看着萤幕,爆豪跟濑吕现在正在打任务。

「那个啊...我今天拿你的票去看了。」

「是吗?!那你后来自己去看?」

「不是,我后来约绿谷一起去。」

三个人同时转过来看着切岛。

现在哪管的了什麽游戏,上鸣从他杂乱的桌子上拿出一副之前为了万圣节买的黑框大鼻子眼镜戴上,濑吕则是马上把电脑关机,然后把大家的坐垫摆成一圈,爆豪则是找到自己的垫子然后悠悠坐下。

「你说说,你们今天发生了什麽。」上鸣戴起黑框大鼻子眼镜,用恋爱大前辈的姿态看着切岛。

「其实没有发生什麽事情,只是回程的时候他睡着了,我看着他就觉得心裡痒痒的。」

「兄弟,你终于发觉自己恋爱了吗?既然是这样事情就好办了,直接去告白不就好?」上鸣推了推他的眼镜。

「上鸣,话不能这麽说啊,万一对方是个直男会被吓跑的,依我看一步步掰弯才是上上策。」以前疑似谈过恋爱的濑吕也提出自己的看法。

「也是啊,追女生也是需要过程的,既然你们刚刚都看完表演了,就趁势开始用讯息聊天怎麽样,说不准还能摸到第二次出去的机会?」

两个人立马就把切岛的手机抢过来,开始翻Line的联络人,不过怎麽找都找不到绿谷那一栏。

「切岛,你该不会从来没密过人家吧?」

「嗯...因为都是见面的时候约所以我从来没传过讯息,不过之前他为了还我钱有打给我,我有把手机号码存下来。」

「好吧,有手机号码就行,我们来帮你。」

上鸣拿着手机开始在Line上面输入绿谷的手机,果不其然马上搜到帐号,按下加入好友。

四个人开始思考第一句要打什麽才好。

「打晚上好怎麽样?」

「上鸣,我都怀疑你这样是怎麽交到女朋友的?」

「看上你这白痴脸我看耳郎那傢伙也不是普通的女生。」

「喂你们太过分了吧!现在不是要帮切岛想法子吗?!你们根本就只是想要攻击我吧!」

「上鸣,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晚上好怎麽说都有点...哈哈。」

最后争辩了一番,四个人决定传一个贴图过去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绿谷的房间也正在开会中。

「绿谷,你今天跟切岛去约会还顺利吗?」

「欸?!轰君那不是约会啦!就是一起去听乐团演奏而已。」

「是吗?不过我以前看的偶像剧都说这个是约会啊?那有发生什麽事情吗?」

「没有发生什麽,不过跟他出去就已经很开心了,我觉得此生无憾了。」

叮咚!

绿谷的手机亮了一下,不过绿谷还沉浸在自己的小剧场裡面,是饭田提醒了他。

绿谷把手机拿起来,看到萤幕的瞬间立刻把手机丢出去,像块烫手山芋。轰则是立马把手机接住然后跟饭田一起看了萤幕。

切岛 锐儿郎向您传送了一张贴图。

「轰君、饭田君,我现在该怎麽办才好啊?我好像快死掉了,大脑无法思考,手指头完全使不上力啊!」

「冷静点绿谷君,你现在是因为一时的紧张才这样,绝对不是生病了,生命上是没有危险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绿谷,现在应该先想想要回什麽,让别人等太久也不好。」

就在三个人陷入苦恼的时候,峰田开口了。

「绿谷,你就把自己当成清纯的JK吧,男人最吃这一套了。尤其还要带点傻才能让男人着迷,特别禁慾。」

《欸~这不是切岛君吗?今天跟你出去真的很开心啊^_−☆下次才可以再约出去啊,比如禁~断~的~花~园~之类的(^з^)-☆》

「等一下,峰田你打的这个,感觉bitch感爆棚,绿谷的人设都要崩了。」

「峰田君,禁断的花园是什麽意思?难道是时候情侣约会的浪漫景点吗?!那可得赶快上网订门票不然票会被抢光的啊!」

「你们懂什麽啊!约会什麽的不都只是铺陈吗?前面拖了那麽久说玩的很开心然后女生有点醉有点累要去love hotel 休息一下,然后才是重头戏啊!!!」

「大家,谢谢你们但我还是自己来吧。」

绿谷 出久向您传送了一则讯息。

「喂!来了!」

上鸣把手机点开,大伙把头凑在一块。

《突然收到讯息真的吓了一大跳呢,今天多亏切岛君我很开心喔!以后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这看起来完全有戏啊切岛!还有以后呢!」

「想不到你这狗屎头还挺行的。」

「不过我们接下来该怎麽回?刚刚只是传了个贴图刺探敌情啊。」

「不用担心,就让我用红线(胶带)把你们两个捆紧紧的吧!」

《以后也请你多指教囉!对了绿谷,你觉得我这个人怎麽样啊?》

一上来就是高速直球啊!什麽觉得怎麽样,喜欢的要死啊不然怎麽样,但是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绿谷平静下来思考回复,然后又看见新的讯息。

《啊...你别误会,就是我神经比较大条一点,怕有些举动可能你不喜欢。》

连你神经大条这点我都喜欢,绿谷觉得这个人实在太可爱了,都能感觉到他在萤幕后面困扰的搔头,赶紧打了回复稍过去。

《没有这回事,我知道切岛君性格直肠子,可是出发点都是善意的,虽然偶尔会让我有点惊讶就是了。》

「喂,濑吕你很会欸。其实以前是个花心大萝蔔吧?」

「这点基本的sense是必须的好吗,我可是情场杀手濑吕君啊!」

「不过废久这裡写的惊讶,切岛你都干了啥?」

「不会吧?我帮你打下的江山被你自己毁了?我的老天一世英名都栽在你手上。」濑吕扶了自己的额头。

三个人头顶上乌云密佈,儘管切岛想不通自己做了什麽被绿谷委婉的告知。

绿谷这裡倒是热闹的很。

「绿谷,依照我看偶像剧这麽多年的套路,他会问你他是个怎麽样的人肯定是对你有意思。」

「对啊!搞不好等下就问你要不要直接试试看相性合不合!」

「峰田君!就算是男生之间的交往也应该要健全的发展才对!」

叮咚!讯息又来了。

《这样啊,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喔!》

「喂,晚安该不会是什麽性暗示吧?」

「峰田君,作为一个文明人要写我想跟你一起起床才对,我想切岛君没那个意思你想太多啦!」

「嘁,绿谷你太正经了,男人都是野兽啊野兽!」

最后绿谷回了晚安就没继续回复,幸福的洗澡去。
——————————————————
关于绿谷说的惊讶,是指切常常不经意的做出让他脸红心跳的各种举动,但是又不能说的太明白

评论(8)

热度(37)